拳術—劈掛膀手、劈掛穿手、馬步踢退式、劈掛拳共三路、劈掛短打、二郎拳、燕青拳、太祖拳、少林拳、進退連環拳、形意拳、自然拳、鴛鴦拳、八掛掌、武松脫扣、綿拳、太極拳、八極拳、迷綜拳、八把貓功、黑虎拳、地蹚四平拳、石猴拳、企猴拳、木猴拳、迷猴拳、醉猴拳、猴拳對打、地瞠四平拳對打、劈掛拳對打、八極拳對打、太極推手、摔角、散手、擒拿手、自由搏擊。

  刀術—劈掛單刀共二路、太極刀、形意刀、斬馬刀、八卦雙刀、地蹚雙刃、地蹚青龍刀、春秋大刀、單刀對槍、雙刀對槍、斬馬刀對槍。

  劍術—八劍式、劈掛劍、生門創、進退連環劍、純陽劍、子路提袍劍、昆吾劍、形意劍、太極劍、雙獅劍、真武劍、武當劍、迷雙劍、白蛇雙劍、白鶴雙劍、劍對劍。

  棍術—劈掛棍、九洲棍、猴子天門棍、大哨子、少林棍對打、劈掛棍對打、三節棍對槍、大哨子對槍。

  槍術—劈掛槍、奇門槍、六合大槍、攔馬橛、金槍廿四式、太極槍、地蹚連環槍、蛇茅槍。

  其他—護手單勾、虎頭雙勾、雙寣B太極氣球勢、十三節獨龍鞭、地蹚大手鞭、地蹚單刀鞭、地蹚雙釵、六路猴形筆、六合判官筆。

 

猴拳
靈猴走步

  寇四在獄中研究出大聖門五路猴拳,因而便創立了大聖門,以五猴拳教人,門下弟子,能夠學得他這套拳技的,有耿德海、潘德林、高俊、何得寶、李鴻。潘德林原是學太祖門拳技的,後來才改學寇四的猴拳。寇四這五個門徒中,除卻耿德海外,其餘四人,都是服務警界的。

  以耿德海本人來說,最擅長的是五猴拳中的醉猴拳。五套猴拳中,以醉猴拳為最厲害,但是也以醉猴拳為最難鍊。耿德海卻是最喜歡這一套拳,因為他的身軀是個矮瘦的人,活像是個猴子,而他還好飲兩杯的,由於性情、體格都適宜的緣故,所以他對於醉猴拳,能下苦功練習,因此把這套醉猴拳學得最精純。他對於這套醉猴拳,鍊到最嫻熟時,不論是什麼盛會,慶典,凡有國術表演的節目,要求他參加的,他總是耍一套醉猴拳,在表演的時候,穿了一套黑色的密鈕短衣靠,蹲身表演,因為他的醉猴拳,整套都是蹲身伏地的,所以全是用低跌馬,蹲身曲腰,或在地上打滾,有時也打斛斗,還裝成喝醉燒酒的形狀,表演的形狀十足是一隻飲醉了燒酒的猴子,就在這時候,因為他表演得多的緣故,一般人看過,都認為他活像是一頭猴子,廣東人稱猴子為馬驅,因而他便有耿馬騮的稱號,他對於這個混號,也樂意接受。

   醉猴拳在演出的時候,很像是一頭猴子渴醉了酒一樣,步法跌蕩,身軀歪斜,步法東倒西歪,一跌步,一斜身,全身的氣勁都是蘊藏在軀體上面,都含有寓剛於柔作用的,表面上看來,他一跌步,一挨身,都像是浮而不穩,似乎是身不由主一樣,實際上他的內勁既然是蘊藏在身體內,所以他的勁力,是遍佈整個身體的,倘若是被他一挨,身體任何一部份和人相觸,他蘊藏的內勁,便乘時發泄,把人挨倒,使到對方受傷,不論是肩膊挨著,腰臀碰著,手臂觸著,腿腳掃著或勾著,外表看是柔而無力,實際上卻是勁力充沛,一碰時可以使到人的內部也受傷。

  猴子是不能夠飲酒的,也沒有飲酒的興頭,說它是醉猴拳,不過是為著玩這套拳的時候,步履跌蕩,像是玩「醉八仙」拳套一樣,不過這套拳的步履跌蕩,只是從外面上觀察吧,實在它卻是十分穩定的,一跌步,一斜身,都含有寓剛於柔的作用,以步法來說,雖然是兩腳一交加,身軀一挨憑,都含蓄有內勁,每一動作都可以打人的。倘若以為他是步浮不穩,被他一挨著的話,便著了他的創傷而後知道的。

   石猴,是比較醉猴剛健一點,適宜於身軀偉健,氣力充沛的人使用,因為他的動作,完全是硬碰的,和醉拳寓剛於柔相同,在使用的時候,身軀一挨著對方,腿膝一繞著對方,都有雷霆萬鈞的力,不容易抵擋的。迷猴的意思,就是迷離撲朔的稱謂,因為這一套迷猴拳,完全是用輕功,步履固然飄忽,在一舉手一投足之間,往往令人莫測高深,意以為是虛,它卻變實,以為它是實,它卻忽變為虛。

  企猴是五猴拳中最特異的,因為這種拳術,是立著使用,和滾地撲倒的不同,手長腳長,善攻利守。

  木猴是以靜制動,尋找敵人之空隙突擊,施者一動則難以化解。

  迷猴著重步法的變化,拳招千萬變化,難於捉摸,它的步履飄忽,虛虛實實,難于防備。

  練猴拳很難,并非人人都可以學的。要學猴拳,最主要喜歡馬餾,因為喜歡猴子,才肯研究猴子的動靜神態,容易吸收。其次要性格好動,要好似猴子般活潑,才能學得形似神似。

  猴拳之難學,亦在勁的剛柔,它不但柔中要有剛,剛中更要眼有神,神中又要有猴的逗、怯、驚、靜。之神韻,從眼神中表現猴子的喜、怒、哀、樂、俯、仰、窺、探,這樣,打出的猴拳,才可以柔中有勁,動作似猴,才可以表現出輕、靈、撲、跌、刁的五大法門,使出陰、毒、損、滑、奸的奧妙。

  學猴拳先要練形,然後再練招。第一步的練法,是學地蹚功夫,打斛斗、跌撲等基本招數,然後是走猴繩,模仿猴子的步法,上上落落。這是練形。形似的時候,身體亦要夠硬淨,隨時倒地,身體各部亦不怕跌,才能開始練習猴拳之招式。

   因為五猴拳都是著重在地上打滾的。耿德海知道練習劈掛門功夫,有點不配合,因而憑著他的經驗,研究出一套「地蹚四平拳」來作基本功夫,使到學者習慣滾地,撲跌,不致傷及內臟。大聖門功夫在學五猴拳之前,首先教一套「地蹚四平拳」,因為五猴拳都是以蹲身低伏,滾地翻身為宗旨的,所以一定要有基礎。這套「地蹚四平拳」是地蹚拳,也是以滾地為主的,學了這套「地蹚四平拳」後,便不特可習慣把身體躺在地上活動,還可以習慣撲跌,當跌的時候,常常整個身體從上跌下,倘若跌不得其法,便會影響到內臟,所以一定要習慣跌,才可以學猴拳。這套「地蹚四平拳」,是一種剛拳,不過也有許多撲跌動作,學成了這套拳,再學猴拳才容易上手,因此規定凡是初入門的人,首先從劈掛門入手,學成了劈掛拳技後,才教大聖門的功夫。學完了這套「地蹚四平拳」,還要再學一套「走繩」功夫。

 

  判官筆乃大聖劈掛門奇門兵器之一,以埋身短打應用居多,是輕巧靈活的隨身兵器,置於腰間,既不抵觸法律,且方便攜帶。筆身雖短,但所謂「一寸短一寸險」,用得其法,不失為防身器械。

  其用法以攻取敵人要穴為主,而刺、勾、撥、鑽、按,乃「六合判官筆」應用的不二法門,任何人均可以練習,沒有身材之分。假如熟習,不一定只限於判官筆之應用,甚至一根短木、筷子也可取代,均有異曲同工之妙。

 

耿德海宗師與弟子陳秀中表演內功球
內功球

  大聖劈掛門拳術,套路固多,練功法門也不少,有練指掌,有練橋手,有練腿力,甚至有練筋骨之法,練法專門而細緻,而芸芸練功法中,以內功球之練法最為高深,而且不能一人獨練,要四個功力相苦者,方可習之。

  內功球,是一個以鐵木製成的實心木球,重約數十斤,是大聖劈掛門最高深的練功法,只有入室的高級弟子,方有資格練習。

  內功球的練法,是在一張圖形的厚木台上練。如果有條件,最好是在厚沙地上深深插入四條木柱,木柱上鋪以厚板。由於內功球重數十斤,厚的木板亦不耐木球的撞擊,很容易破爛,活動的厚木板更換容易,且由於在厚沙地上練習,木球不小心掉落地上也不易損壞。

  練內功球之法,有剛柔兩種,手法則有搓、拿、按、推、拋、撞、頂、擒、伏。練習之時,四人各踞圓台一方,一人以手搓球,然後運動,以拋、撞、頂、推的手法將球交向另一人;接球者則以拿、按、擒、伏的手法將球控制,然後再循環傳交。

  練習內功球的奧妙,對於手法的鍛煉和筋骨的內壯有意想不到的良好效果。由於它的練習法有剛有柔,練法多方面,基礎不深厚的弟子,實無法窺其門徑。

  內功球柔的練法,主要是用手將球搓動,其搓不但要柔,而且柔中更要有勁,這樣恆常練習,可使手法純熟,不但舉手揮拳時可具見手法,而且可使散手更加運用純熟。

  內功球剛的方面,主要是練橋手的堅硬,推、拋、撞、頁的手法,剛猛而勁,對練就堅硬的橋手,對劈掛拳施展時的威力,裨益甚大。

  擊送內功球是剛的手法,接內功球則是柔的手法,試想,一個重數十斤的木球,被對方以凶猛力量沖送而來,如何控制這個力挾百斤的球,大有學問,如果沒有手法,簡直無法接之,如果接不住,被球擊中胸口,受傷是必然的事。所以,擒、拿、按、伏這幾下手法,必須配合靈活的馬步,更要有專注的精神,敏捷的眼光,如能循序按法練習,對加厚功夫的根底,頗有幫助。

 

陳秀中、秀成兄弟
示範擒拿手法

  大聖劈掛門擒拿手,手法之毒辣,和入位的刁鑽,往往出人意表。而練習大聖劈掛門的擒拿手,除了要熟悉它的手法和拆法外,最重要的,是要掌握大聖劈掛門的擒拿手之法。

  大聖劈掛門中,有兩句擒拿口訣,可說是集各類擒拿手法之精華:「拿法不離打法,打法不離拿法。」

  在搏擊時,如果對方出手快,要能夠擒得住對方的關節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施展擒拿手時,如果對方變招,擒拿手當然就無可擒,這時,拿法就要變為打法了。同樣,當雙方埋身打鬥,只要一覷準對方起手,一有機會,打法就可以變為拿法。這兩句口訣雖然簡單,但其中包含的道理卻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擒拿得到的。

  大聖劈掛門擒拿手,共有七十二把,有人體全身各個關節的拿法。而每一招拿法,有三種破法,七十二把擒拿法共有二百一十六種破法。

  而練習擒拿法,是一種很辛苦的事,除了要練掌腕的勁外,更是忍受得住練習時的痛楚。練習擒拿手的練功輔助法,主要是以手指插沙包、走圈、內功球等。走圈法,是以左右兩手各以指抓緊缶口,腳走八卦圈。訓練時,缶中可注入一斤水,以增加重量,當練到走圈輕鬆平常時,缶中水可多注一斤,重旦里慢慢增加,手指的勁力和腕力便越練越勁,這樣。擒住對方的時候,對方便不易走脫了。

  內功球的擒拿法,它的柔勁,對擒拿散手的使用甚有幫助,亦是熟習擒拿手法的一個重要練習法。

  有些人認為,擒拿手法在打鬥時不能施展,是一種對擒拿手沒有正確認識的錯誤看法,因為,他們不知道「拿法不離打法」這句話的內涵,而使用擒拿手的目的,主要是使對方喪失戰鬥力。

  大聖劈掛門的七十二把擒拿手,其中有著手法最毒的幾招.五毒十八緊,每一毒和每一緊,不但會使對方喪失戰鬥力,還有性命之虞。這裡且說一個故事。

   耿德海宗師的妻子,其父是北方黑虎門的著名教頭,她由北方來港會耿德海時,本港有一個拳師,於言語間開罪了她,結果她用了十八案中的一下學法,這個拳師就要跪地求饒。從而可知五毒十八緊手法之狠毒,故而這幾下招式,大聖劈掛門一向不輕傳,不是入室弟子,更是毫無機會得知。

 

  武當劍係武當劍士郭岐鳳親傳。武當劍法分為十三勢。即-抽、帶、提、格、擊、刺、點、崩、攪、壓、劈、截、洗。

  舞劍時要輕穩疾快,意在劍先,劍行似龍,身與劍合、劍與神合,於無劍處,處處皆劍。

 

  劈掛短打乃少林劈掛門高級套路。集劈掛拳一、二、三路之精華。套路短而剛猛。拳法以劈、掛、勾、沖、迫、直、掙為主。腿法有寸、側、掃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