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師耿德海與掌門陳秀中

掌門陳秀中與接任人萬榮佳
大聖劈掛門掌門人陳秀中

 

陳秀中師傅演式

  劈掛拳,古稱「披掛拳」,是中華武術古老拳種之一,早在明代中葉就流行於民間。戚繼光(1528—1587)在「紀效新書」中對劈掛拳有精辟的論述。他在「拳經捷要篇」中說:「披掛橫拳,快也。其中「披」者是披掛戰衣之意。「劈橫」皆為拳術招法。猶如轆使翻扯、立劈橫抽、直來橫擋、橫來直擊、轆敵進犯不得、勝似戴盔披甲」。又說:「活足朝天而其柔也。」這是指劈掛拳腿法之靈活。正是對拳中提膝護胸、勾足蹶肋、左右抹面等腿法的贊譽。

  戚繼光在「十六家拳法」中擇其善者,編成三十二勢,勢勢相承,變化無窮,此時,劈掛拳亦被引入軍界,廣泛用於戰場。


  猴拳是陝西人寇四所創,寇四生性任俠,幼嗜武技,早年遠走關外,拜了老僧為師,練成絕技,以保鏢為生,但到清末葉,火槍傳入中國,以及銀行匯兌發達,保鏢這一行已日漸式微,到了民國初年,更幾被淘汰。民初某一年,寇四押運最後一次鏢銀由北方到廣東,交收之後,他的鏢局便倒閉,寇四也因此失業。寇四本想返回北方家鄉,這時中國爆發南北戰爭,兵荒馬亂,交通切斷,寇四只得在一小村中棲身。一日,軍閥爪牙下鄉抓壯丁,寇四眼見軍閥爪牙橫行,忍無可忍,把軍閥爪牙多人打傷,跳牆逃走,闖進一間武館內藏身。

  武館主人耿榮貴,乃北方劈掛門名師,寇四把剛才自己逃亡原因告訴耿榮貴,這時追兵已到門外,耿榮貴情急計生,叫寇四穿上自己徒弟衣服,混在徒弟之中,練習功夫,瞞過追兵。寇四得耿榮貴幫助,逃過一場災難,衷心感激,看見耿榮貴的兒子耿德海,聰明伶俐,便收為徒弟,傳以武功絕技。寇四在耿家住了不到半月,一天因事外出,竟被軍閥爪牙認出真面目,立即把他拘捕,判了八年監禁。

   寇四身陷牢獄,長日無聊,腦海中只好玄思默想,研究功夫,他所囚的監房近山,猴子聯群游玩,時常闖入監牢外庭院,打斗嬉戲。寇四從監牢窗口外望,默察猴子動作,日久而有所得,發覺猴子一舉一動,包括輕、靈、撲、跌、刁等動態,終創出五路猴拳:「企猴」「石猴」「迷猴」「醉猴」和「木猴」,那便是日後的「大聖門」功夫。時光荏苒,八年刑期屆滿,寇四出獄了,那時候耿榮貴已歸道山,他的兒子耿德海亦已成長,寇四念耿家厚恩,把耿德海收為門下,傳授猴拳功夫。


  耿德海十七歲便充當鏢師,常常出關外,劈掛門武技,就是他的家傳武學,他八歲那年,便開始學習,把「劈掛門」學得很好,這門拳術是分「打膀」、「穿手」、「劈掛一路」、「劈掛二路」、「劈掛三路」的,以第三路最為實用。說到這一門的兵器,有「劈掛單刀」(共二路)、「劈掛雙刀」、「九洲棍」、「劈掛劍」、劈掛棍。

  他十七歲便出來當了鏢師,常常押鏢出關外,歷八年時間,到廿一歲那年,便充任李鴻章的兄長李漢章的私人保鏢,廿二歲投身入北京的萬順鏢局充當鏢師,至清朝塌臺時,他還在北京押鏢到西安,這是最後一次。

  耿德海在北京,最初馳譽的,便是袁世凱稱帝的時候,開了一個游藝會來慶祝,會場是在京城的天橋地方,耿德海被邀請參加表演,所表演的就是大聖門的醉拳,因為他的動作有類於猴子的緣故,為一般人所驚訝,認定這猴拳是創見,因而高聲喝采。不過這時的耿德海,卻是在軍界活動的,在東北軍隊裡任國術教練,便把猴拳教給東北軍。也曾在馮玉祥部屬,充當教官,直到馮玉祥的勢力消失,他便到南京,在南京和一個姓刑的太祖門人相遇,也學了他的太祖門功夫,還兼學八卦、太極、形意三派拳法,更和自然門的杜心五相遇,拜他為師,所以他也兼精自然門武技。

  剛巧這時李任潮赴南京,得到張之江的授意,著他返粵籌組兩廣國術館,這時候耿德海也隨同他們到廣州。剛巧廣州精武體育會正擬聘一位教師來教拳,知道耿德海也是到過上海中央精武總會的,對於精武體育會的十套基本拳,也曾經學過,認為可以勝任愉快,所以就聘他為教授。耿德海雖然是大聖劈掛門猴拳名師,但是也沒有機會把本身的武技傳給精武會員,不過他也正好借著這機會,把從前自己所學的功夫,整理一下。所謂整理,就是把劈掛門、大聖門、自然門的手法,融匯貫通。劈掛門的功夫有劈掛拳,自然門的功夫有鴛鴦拳,大聖門的功夫,是除卻原有的地螳四平拳外,還有五猴拳。所謂五猴拳,是包括有醉拳、石猴、迷猴、企猴、木猴五型的。

  耿德海在三十歲時候,他看見日本人在東北的勢力漸大,知道不容易立足,因此只身南下到南京,這時張之江和李景林正在南京組織中央國術館,各地的國術名手,都雲集金陵,稱為少壯派,而他們的武功,也各有所擅,因而感情都很好。

  耿德海的南來,雖然先到廣州,不過他到達不久,香港的精武體育會已經由大坑遷到堅道,擴充國術部了,會中的委員,決定把國術部分作南拳和北拳「南拳是由洪家拳師林世榮擔任,還欠缺一位北派名師,因為這時候各處的精武體育會紛紛成立,所以精武體育會的教師,都是在成立的時候,向上海中央精武總會請求派教練來負責教務的,所教的拳術,也是規定要先教精武十套基本拳,而在這時候,梧州、星馬各地的精武會也紛紛成立,都是請求總會派教師到來的,總會這時雖然已經訓練出一班師資人材,但是各地分會都成立,變成求過於供,耿德海也是上海中央精武總會的教師,既然南來,這時還是在兩廣國術館候差,沒有正式委任,香港精武會既然欠缺這種人材,便認為適合,所以就請耿德海到港負責,耿德海也樂意受聘,因為這也是獨當一面的,正好發揚自己的大聖劈掛門。

  從這時起,耿德海便正式在香港立足了。這是一九三零年的事、不過他在香港精武體育會教了一個時期,覺得精武體育會僅僅只有這十套基本拳技,不可以教本身的功夫的,精武那十套基本拳技不是不好,但是對於發揚本門功夫,便有點障礙了,他這次到南方,最大目的就是發揚劈掛門和大聖門的功夫,現目既然有了這種障礙,因此決定離開精武體育會,直待到中央總會有人到來接替之後,他便在石板街成立了民眾國術社,發揚大聖劈掛門的拳技。

   耿德海自組成民眾國術社後,他教拳的程序都是這樣,所以門下弟子中,學得他的劈掛拳的多,學得他的五猴拳的卻少,他在香港教了四十年拳,門下弟子中,學成他的功夫後,得到他許可,用耿德海嫡傳弟子的名義正式出來教拳的,卻沒有幾人。陳秀中是得到他的許可,正式開設健身院,以大聖劈掛門猴拳教人的。耿德海為人注重武德,他的名望雖高,但是最不喜歡出來逞頭露角,教授門徒,只是埋頭苦幹,絕不容許他們仗著武技欺人。當他初到香港的時候,以教猴拳出名的,他的民眾國術社遷到鵝頸橋的時候,因為門徒多北方少年,所以他每天早晚,都很喜歡率領各門徒到跑馬地草坪練拳,草坪是可以作滾地葫蘆的,為著五猴拳的拳理深奧,動作緩慢,平常人是不容易看得出它的巧妙處的。

  這時有不少南方拳師,因為存心小覷北拳的緣故,對於他的猴拳,更不看在眼裡,曾經有過幾位南拳的拳師,向耿德海挑戰,要想打倒他,但是他總是持著和平態度,本身固然沒有和人較量,並且教訓各門徒,也以涵養為第一戒,常常向各弟子告誡,要他們切不可和外間人打架,致損大聖門的聲譽,所以他的弟子,也是從來都守著師戒,沒有和人爭鬥的。


迷猴
企猴
醉猴
企猴

  耿德海的門下弟子中,年紀最輕便投到他門下的,要算是陳秀中了,因為陳秀中是在大坑生長的,他的父親已經是個國術能手,秀中年幼的時候,便得父親的傳技。住在大坑的孩童,為著這裡習俗,每年中秋節都舉行舞火龍的原故,當地的青年,都出來負責舞龍,他們都是自幼訓練的。因此便影響到大坑的武風很盛,當地的兒童,都喜歡打鬥的,陳秀中在這裡生長,幼年更學技,自然是很囂張,難免和人打架,可是投到耿德海門下的時候,耿德海首先向他警告,叫他切勿借技欺人,在外面借著大聖劈掛門的拳技招搖生事,否則一定開除學籍,逐出師門。因此陳秀中雖然是年少氣盛,也不敢在外和人生事。

  陳秀中說:他在耿德海門下學了廿多年功夫,耿師傅的訓示,第一便是嚴禁和人較技,所以凡是他的弟子,都能秉承他的意旨,不喜歡在外面生事的,成為了猴拳的弟子,都沒有正式和人較技的緣故,猴拳的奧妙之處也不容易被人看出。所以一般人對猴拳的估計,都不很高,更有說猴拳的名頭雖大,但是從未有人看過它的真正成就怎樣?認定它有點是純盜虛聲的。直至一九六九年五月,新加坡舉辦東南亞國術比賽,香港的各派高手,.都報名參加。陳秀中為了想替大聖劈掛門爭榮譽起見,想選出他的得意門徒陳觀泰及萬榮佳參加,向耿德海請命,得到他許可才可以。耿德海也知大聖門猴拳在香港國術界估價還是一個謎,也是由於從來沒有真正表露的緣故,現在既有機會參加東南亞國術比賽大會,所以毅然打破一向所持的主張,准許陳、萬兩人用大聖劈掛門猴拳的名義參加。可惜萬榮佳因當時社會動盪,警務繁忙,上級不批准許離開香港。這次陳觀泰雖然是隨天天體育會出發,但是卻聲明是猴拳名師耿德海的再傳、陳秀中的弟子的,可以說得是大聖劈掛門猴拳的創舉了。

  比賽結果,陳觀泰在輕量級甲組賽程中,以無敵姿態出現,五戰五勝,奪得冠軍,這時候不論是東南亞那一處的報章,都把他的小史介紹出來,說他是陳秀中的弟子,大聖門猴拳的英雄,可以說得是一舉成名了。為著從前耿德海對於門徒,約束嚴厲,不許在外面打架生事,就是正式拳術比賽,他也不許參加的緣故,使到一般人對於猴拳的份量,沒有正視,現在陳觀泰能夠在新加坡揚威,盡顯大聖劈掛門猴拳的威力,在陳觀泰奏凱歸來,大聖劈掛門同人,在百利酒樓替他慶祝的時候,一向不喜歡露頭角的耿德海老師,在盛會當中,也笑逐顏開的嘉勉了他的徒孫陳觀泰幾句。由此大聖劈掛門在國術界中,聲勢抬高了許多。

  耿德海挾技南傳,經過四十年,聽說他曾經和二十多位拳師研技,都能夠把對方屈服,此後更成為朋友,而這派功夫,傳人也不計其數,只是能夠另立門戶的,不過是陳秀中、周升帆、林樹藩、許海等幾個,林樹藩在一九六四年病逝,少了一個大弟子,而耿德海也在一九七零年病逝。

  大聖劈掛門陳秀中師傅,從香港飛抵檀香山之後,馬上使這個被稱做美國大門的海島,掀起了一陣功夫熱的巨浪,把功夫熱變得白熱化了,他的已臻化境的猴拳,瘋魔了整個檀香山。陳秀中在任何一個場合出現,都成為贊譽和欽佩的偶像,許多人都用崇拜英雄的口吻稱呼他「MonkeyKing」(猴王)。在兩晚的表演中,他的猴拳功夫,使在場的萬餘觀眾報以滿堂的熱烈掌聲,無數觀眾走到台前排隊請他簽名留念,更有許多女觀眾擁前送吻,表達他們內心對這位「MonkeyKing」的敬仰。

  檀香山中國國術觀摩表演大會在一九七四年四月廿六及廿七兩晚舉行,檀香山愛好國術的人仕,第一次得到欣賞聞名已久的大聖門猴拳的精妙高深的武功。在陳秀中師傅未到達檀香山之前,彼邦人仕對他早已仰慕,他們都知道,邵氏公司拳擊片明星陳觀泰,是陳秀中師傅的弟子,而從新武俠武術雜誌的報導,又知道在吉隆坡的第三屆東南亞武術邀請賽,陳秀中師傅的弟子冼林煜、劉偉民的彪炳戰績,勇奪輕乙級冠軍及輕丙級季軍,又曉得陳師傅在得知泰拳師擬來香港向國術界挑戰時,挺身而出,表現了武術家的無畏精神,使彼邦人仕心儀已久,都希望有機會能一睹陳秀中師傅的丰采。

  檀香山中國國術觀摩表演大會的主辦人之一江北山師傅,他與陳秀中師傅素未謀面,曾有許多國術界人仕提議邀請陳秀中師傅前往檀島表演,江北山亦認為如果能邀請到陳師傅在大會中演出,使這大會更具號召力是肯定的事,故此便打了個長途電話到香港與陳秀中聯絡,識英雄重英雄,陳秀中師傅毅然吻允,於是使攜同得意弟子冼林煜,聯袂飛赴檀島,這一次國術觀摩表演大會之演出如此成功,無可否認是得力於陳秀中師傅不少的。

  在觀摩表演大會中,陳秀中師傅及他的弟子冼林煜,分別表演猴拳(醉猴、石猴、企猴、迷猴、劈掛拳、迷蹤拳、九洲棍、真武劍、單刀馬串槍、連環拳等)。每一個節目表演完畢,觀眾掌聲雷動,大呼「MonkeyKing再來一次!」

  陳秀中師傅的猴拳,使檀香山的美國人大開眼界,他們這時才知道中國功夫有這麼一種奧妙的拳術,模仿猴子的靈活、強悍、機警、矯捷,在搏擊中保持身體的平衡。

  陳秀中在街上出現時,許多外國人都以(MonkeyKing)稱呼他,而且還學著他表演猴拳的動作,可見對他仰慕之情。經過一些有大玻璃櫥窗的咖啡館,裡邊的客人透過玻璃看見了他,都笑著向他招呼,甚至有一些熱情的崇拜者更立即走出來,請他簽名留念。

  有一次陳秀中坐的士,的士司機是個日本人,他曾看過陳秀中的猴拳表演,這時發覺乘客竟然就是這位「MonkeyKing」,這個日本司機立即取了自己的相機,要求與陳秀中合拍一照,請別人替他拿相機拍照,他說他看了陳秀中師傅的猴拳之後,印象難忘,對他十分崇拜,合拍了這張照片,他會貼在的士車廂中,告訴他的搭客,說「MonkeyKing」曾坐過他的的士,引以為榮。




  大聖劈掛門弟子遍佈海內外,在國術界及各行各業闖出名聲,有名望有地位的為數不少。單在國術界來說,只是東南亞國術邀請賽,大聖劈掛門弟子五屆中有四屆取得四個冠軍。這四個為大聖劈掛門及中國功夫爭光的大聖劈掛弟子,稱為大聖劈掛門「四虎將」,實可當之無愧。

陳觀泰一九六九年第一屆東南亞國術邀請賽的輕甲級冠軍。在該項賽事中,陳觀泰連挫菲律賓、馬來西亞及香港選手。自取得東南亞擂台冠軍後,陳觀泰更走紅影壇,成為動作片的紅星。

陳少川一九七一年第二屆東南亞國術邀請賽輕乙級冠軍。陳少川跟隨陳秀中師傅習藝十多年,由於天性聰悟,又肯勤學苦練,差不多已盡得陳秀中師傅的一身所學。陳少川自奪得東南亞擂台冠軍後,亦走紅影壇,在台灣的電影界,陳少川的名頭響當當,亦可說是大有所成也。

冼林煜一九七三年東南亞國術邀請賽中量級冠軍。冼林煜由總教練萬榮佳專責訓練,招式簡單而實用,拳腳快而有勁,奪得東南亞冠軍之役,與他對賽的拳手,大都是被他擊倒抬出場。如兩個師兄般,冼林煜今天也進身電影界,成為動作片的紅星。
黃志偉一九七六年第四屆東南亞國術邀請賽中乙級冠軍。黃志偉早年先隨陳觀泰習大聖劈掛門拳技,後陳觀泰因為忙於拍片,乃著黃志偉轉隨陳少川,因而可以說,黃志偉是陳觀泰和陳少川兩人合教出來的徒弟。在輩份而言,他是陳秀中師傅的徒孫輩,在黃志偉決定參加東南亞國術邀請賽後,為了替大聖劈掛門爭光,陳秀中要黃志偉在他的指導下練習,比賽時更臨場指導,黃志偉能得東南亞賽中乙級冠軍,師公陳秀中師傅實在花了很多心血。得了東南亞國術冠軍後,黃志偉也走紅電影圈,成為動作片的紅星。

大聖劈掛總教練萬榮佳與師弟陳少川
及師侄黃志偉在慶功宴上

  大聖劈掛門黃志偉在星加坡奪得第四屆東南亞賽中乙級冠軍,假百利酒樓擺設慶功宴,當夕武術界及新聞界到賀者甚眾,筵開廿多席,場面非常熱鬧,陳秀中師傅「人逢喜事精神爽」,以往三屆為其弟子奪標,今屆則為徒孫奪標。黃志偉為陳少川門人。